郑州婚介网欢迎你的访问!

郑州婚介网

郑州婚姻介绍所
郑州婚姻介绍所

郑州婚介网 > 行业资讯 >

关于樊胜美,另一个版本的人生

来源: 郑州婚介网 时间:2020-05-05 08:02

樊胜美精于世故,有颜值,品位高,但她身上始终有种悲剧感,离幸福差了几步的距离。

编剧给出的答案是,原生家庭的压榨。她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,没有感受过爱,父母对她只会索取。她没钱可以交房租,却必须要帮哥哥的打人事件交药费。

对原生家庭的逃离感,使得她把希望寄托在“嫁个有钱人”身上,却随着年龄增加愈加恐慌绝望。

她的悲剧在于她的认命,她每次忍痛妥协,稍微微词,却换来嫂子的埋怨:“越有钱越小气。”

我不禁在想,假如樊胜美第一次就说了不,后果又会怎样?

如果她学会了自私,早一点明白,过度牺牲,其实不会给任何人带来幸福。后果会怎样?

在我们太年轻的时候,遇到太难的问题,逃跑,不是一个坏的选择。至少它给了我们成为真正的自己的可能,变得强大后,再回头来慢慢解决问题。

我写下了一个小樊的故事,这是人生的二次元,是另外一种可能。

樊胜美,是家里的老大,小名招弟,不负众望,三年后给家里带来了个小弟弟。自从弟弟出生,世界变了,父母也再不把目光转向她这边。她的整个童年,就像家里的一团空气,只有不小心惹怒弟弟的时候,才在斥责中找到存在感。

小学开始,她就非常好强,门门功课都要考一,考到第二都很生自己的气。

优秀带来光环,那时候,她是闪耀的。

考入大学后,母亲遭遇车祸,失去一条腿。彼时她已经能够通过勤工俭学养活自己,全家商量后的结果是:她付自己的学费,同时每个月给妈妈邮寄五百块,聊表孝心。

她对这样的决定并不满意,质疑为什么弟弟花销依然那么大、家庭条件不好还拼着命给他找老师补习英语,让他出国。

父母对她破口大骂:“要死人了!作孽啊!妈妈养你那么大,现在残废了每个月让你出500块钱你都舍不得?你弟弟那么小你要逼死他?古话还长女为母,我看你就是个报应。”

她无言以对,开口想说什么,终于无从说起。她想,对啊,我应该爱弟弟。我不仅要爱他,还要比父母想得更爱他,才让父母刮目相看。

于是,她更加拼命地勤工俭学,不仅承担妈妈的生活费,甚至每个月还邮寄给弟弟一部分生活费。这样一来,她终于得到了父母的夸奖,全家皆大欢喜。

那时候,她是自豪的。

豆蔻年华,其他女孩的穿衣大抵都有自己的情怀:小清新、张扬风,唯独她,每天都穿着潦草、甚至不伦不类,因为她从没去想,自己怎么会美,自己怎么配,专心致志地去追求美。

周围的朋友都恋爱了,都讨论怎么可以嫁个有钱人。但她从不这样想,她渴望爱,只要有爱,她就可以奋不顾身。

终于,有一个男孩向她递来橄榄枝,他成绩一般、长相一般,但他温柔、体贴,让小樊觉得被疼爱的美好。她想配的上这份爱,不知不觉编造了一个自己都信任的形象——父母以她为骄傲,弟弟喜欢她。

那时候,她是幸福的。

毕业,男孩主动提出了婚嫁,问父母拿了十万,想跟她在那个小城付个首付,买房结婚。

就在这时,父母告诉他,弟弟屡屡申请不过的出国终于有眉目了,但前提是要拿出二十多万,父母所有积蓄只有十万,要求她务必拿出十万给弟弟。

父母的哀求是她的软肋,在大家庭的需求和自己的需求间,她说服自己做了个平衡——先把这十万借给弟弟,以后自己赚了还给男友。她把此举当做给男友的婚前测试,若他通过,就是爱她的家人如自己家人,才嫁给他。

做完这件事,她觉得自己算有智慧。

可惜男友完全不可以理解。男友惊愕地问了一堆问题:“为什么不跟我商量?十万对我们很重要,为什么不先考虑自己的幸福?”在无休争吵中双方都变得失去理性。

男友失望了,提出了分手,但十万就当资助小樊弟弟的钱,不用偿还——“如果你那么爱你的家人,也许就是我太自私,这是我最后可以为你做的事儿,对不起。”

小樊傻眼了,她想大喊不是的不是的,我不是爱他们,我只是特别希望被爱;她想喊回来呀回来呀,我错了,我只想跟你有一个全新的人生。

但所有的东西抵住她的喉咙,她一句话也喊不出来。前所未有的委屈和绝望击垮了她,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深刻的悲伤,是这样的无力、无能和无可还手。从小到大压抑的一幕幕从眼前掠过,她想了一整天,在凌晨三点惊醒,绝望大哭。

天亮的时候,她终于承认:在极度重男轻女的家庭,她一直是被牺牲的那一方。她想尽一切办法想替换到的父母的关注,都是徒劳;那些表面的美好,都是自己骗自己

“原来我内心是那么不快乐,但我没有错,我有权利,让自己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活。”

自从那次,她变了。父母再让她缴纳弟弟的学费,她诚实地说能力有限,做不到,父母大骂她自私,她承认——“我确实想多为自己想一点,弟弟有他的人生,我也有我的。”

她不再为了便宜而只买打折衣服,她忠于美好诚实挑选,让自己绽放。

她辞掉了工作,因为这份工作,从来不是她真正想做的事情。她下定决心,不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,要变得强大。

她重新回到校园,开始学习经济。两年后,她考入了美国一所著名大学的商学院。

离开这个城市的时候,她觉得感伤,同时,又觉得解脱。

她不再把每段感情都直指婚姻。她以活在当下的心态恋爱,享受生活的未知。

她不再欺骗自己,表演想象中的自己。她遇到了喜欢她的美国男人,两个人第一次共枕醒来的清晨,她看着对方说:“我有一对厌恶我的父母,以及一个未来只能拖累我的弟弟。我有很多心理问题。我不确定是否可以好好恋爱。”

美国男人紧紧拥抱她,说:“宝贝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

我知道,她还会遇到波折、纠结甚至坎坷,因为冰冻三尺,化到根子,时间是唯一的解药。

但这已经是个很好的开始,因为她决定理直气壮、甚至自私自利地活。

我问她,什么力量,让她仿佛重活了一次?

她说,就是那个晚上,那个悲伤逆流成河的夜晚。她说,她才知道,原来她有资格悲伤,可以没有负罪感地、流那么多眼泪。

表演我们想象中的自己,非常痛苦,而且漏洞百出,我们走不到最后就会轰然倒下来。一直努力去掩盖却欲盖弥彰,一直在逃避却被迫害得变本加厉,在泪水的巨大冲刷中,我们看到残酷真相——真实的自己,跟碎片一样。

我们哭着低下头,一点一点拾起它,这个过程,我们被刺痛,所有沉睡已久的感知慢慢苏醒,我们渐渐慢慢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。

我们重新站起来,全身都不完美,但,那缺点是我们本身,是我们的一部分,我们不要再当那个,用“别人的优点”武装自己的人。

虚张声势的荣耀是泡沫,一碰会破;我们身上的碎片,若历练得好,它可以变成一种光芒,总会有懂的人,来欣赏。

毕竟,真实的人生,百般掩饰,只会换来漏洞百出。

真实的人生,直面悲伤,才是终结悲伤的前提;敢于自私,才有机会,赢回自我。

  • 郑州婚姻介绍所
热门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