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州婚介网欢迎你的访问!

郑州婚介网

郑州婚姻介绍所
郑州婚姻介绍所

郑州婚介网 > 婚姻介绍所 >

郑州婚介所: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来源: 郑州婚介网 时间:2020-11-17 18:02

刚刚进入2011年,在中国得长春市上空惊现了天像奇观,两道彩虹和三个“太阳”同时展现在城市上空,也称“幻日”。

冬日彩虹不常有,而“幻日”之后,便飘起了鹅毛大雪,据说这是近几年最大的一场雪。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程雅静因病在家休了一年多,她知道自己更多的是心病。她不想再去上班,更不愿意面对以往任何熟人。

爸爸和她谈了好几次,如果愿意的话,可以托人对调工作,换个环境。

起初,雅静并没有心思考虑这些,她习惯了在家呆着,经常幻想着大山在监狱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,出狱后一定还会来找她。

妈妈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虑,有时说话也尖刻起来,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训起雅静:“你也不要再想什么张大山了,要不是他鲁莽的折腾出这些事,你也不会落到让人指指点点的地步。”

雅静也不反驳,其实心里很伤感妈妈这样说,原本自己才是个受害者,怎么就像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了。

雅静常常很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立即报案,哪怕以死相拼也好过懦弱的自杀,至少大山也不会因此进监狱了。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大山的父亲张世禄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一个私营“企业家”,改革开放初期靠做沙发起家,后来又参与经营家用电器,长途运输等业务,在本地商圈知名度甚高,连续几年当选市政协委员。

他有三个儿子,老大是张大海,老二是张大川,生意上都干的风生水起,但他和老伴唯独最疼爱的就是老小大山。

张世禄决定年前带老伴去看看儿子,去前都是和监狱那边打过招呼的,比一般探监会面时间长些,可以单独在一个封闭的小房间里见面。

张世禄话不多,只一句好好改造,有什么要办的就说。大山的妈见了就儿长儿短的哭一阵,拉着大山的手从未离开过。

大山问父亲“上次二哥来看我,我让他打听雅静的事,怎么一直没动静了?”

听到这,大山妈抽泣着说;“我的儿啊,你怎么还那么傻呀,不是因为她你咋能落成这样?人家家里连个人也没来看看你啊。等你出来咱什么样的不能找?可不她害的你怎么着!”

听母亲这么说,大山就很生气,又不好发作,只得不再言语。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雅静的哥哥程杰和嫂子回家了,把雅静调换工作的进展情况给家里说了说。

城东有个橡胶厂,以前也是国企,现在是国有股份有限公司了。总经理是程杰岳父的老战友,他愿意让雅静去那,“三金”、待遇全部按照长期合同工人算。

雅静爸妈都觉得不错,换个环境对雅静也是好事。但雅静嫂子说,人家也有个条件,何总经理有个刚30岁的独子,至今还没结婚。意思呢,如果咱家雅静愿意嫁过去,那工作自然是不必说了。

“那都30了,家里条件那么好,咋还没结婚呢?”雅静妈妈寻思着说“是不是孩子有什么毛病?”

“毛病倒是真没有”雅静嫂子笑着说“那人我是见过的,长相也不比程杰差,家里条件又好,就挑花了眼呗,总想找个又温柔又漂亮的。”

雅静嫂子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;“小时候右腿可能是摔伤过,也不碍事,走路也看不大出来。”

“抽空能不能见见面呢”雅静妈妈问“我还是不太放心。”

“这个好说”雅静嫂子答应着“那边我去说,定了再约时间见面,这边妈再劝劝妹妹,实在不愿意也别强着她。”

这些话,雅静在自己的房间里听的一清二楚。看着窗外一个冬天都不会融化的积雪,雅静的心凉凉的,变得毫无感觉起来。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开始雅静只是勉强同意去见见,一是为了换个环境,再就是觉得自己实在是配不上大山。自己被脏了,她不愿意让大山跟着自己担着个不好的名声。

就像年初的“幻日”奇观一样,有些事情确实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。原以为雅静会断然拒绝的,不想进展之顺利出乎意料。

总经理的儿子叫何进,是个很和善、真诚且说话也有分寸的人。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,对他印象极好,尽管右腿仔细看起来稍微有点瘸,但雅静也并不反感。

何进的一个行动,让雅静彻底做出了影响她一生的决定。

这顿饭是在市里一家很讲究的酒店进行的。

在吃到一半的时候,何进很有礼貌的站起来说;“叔叔阿姨,既然我们是为了雅静的工作,也是大家第一次见面,我想有几句很重要的话单独和雅静说说,不知道你们觉得可以吗?”

雅静妈妈连忙说:“你们去说吧,不妨事。”

于是何进直接邀请雅静去套间的茶室,雅静跟了进去。

坐下后,何进开门见山的说:“雅静,初次见面我对你印象很好,但有些事情我必须说清楚。”

雅静点头听着。

“第一,这是父母借机会让我成家,你要知道。”

雅静点头。

“第二,我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,不是象他们说的小时候摔过。所以右腿有些缺陷,你不仔细看不出来,所以你要仔细看好。”

雅静抬起头看了看何进,然后又点了点头。

“第三,我没结过婚,但谈过女朋友。分手的原因在我,我性功能有问题,不能进行正常的夫妻生活,我不想隐瞒你,这点很重要。”

雅静这时才开始认真的看着何进,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王明寿明面目狰狞的恐怖样子,然后喃喃的说:“不能?有什么不好吗?”

何进就很奇怪的看着雅静:“这是个大问题,关系到你未来的幸福,如果想要个孩子都要依靠试管婴儿来实现,你觉得好吗?”

雅静内心对男女身体的接触是极其恐惧的,她不懂男人为何要想疯狂的想占有女人的身体,她只知道对女人来说是一场劫难,是撕心裂肺的痛苦,这是她一生中难以挥去的魔影。

何进这么一说,她低下头沉思起来……。

何进见雅静不说话,便开始劝雅静:“你不要把见面当回事,即便你不同意,也可以来工作,我会给爸爸说的。”然后又说“我们出去吧,别让他们等太久,你可以拒绝你不喜欢的一切。”

雅静突然抬起头来对何进说:“我要是愿意呢……”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一开春,北方的喜鹊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叫嚷起来。程雅静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令她心痛欲绝的地方,她在橡胶厂上了班,并直接临时住进了何家。

雅静的家人都没想到雅静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何家的婚事,两家皆大欢喜,合计着“五一”就把喜事办了。

结婚那天,除了雅静的家人和远处的几个亲戚以外,她没有通知任何人,唯一例外的就是她最好的密友,同班同学叶小凤,其它的同事和同学一个也没到场。

婚礼很隆重,但雅静却没有多少兴奋和高兴,叶小凤也一直陪着她说说话,并暗示她一定要忘掉大山,这让她心里好受了许多。

在雅静看来,结婚就是一个程序,一个大多数女人都要走的路。对她来说也许是一根稻草,一个包装而已。

她按部就班的随着何进一起忙碌了一天,亲朋好友散去后,他们回到了市内自己的新房。

看着宽宽大大红色的婚床,雅静一时却不知道如何去睡。她听着卫生间何进洗漱的声音,坐在床边上发了一会呆。

何进走过来轻轻对她说:“累了一天,洗洗睡吧。”

她抬起头地望着何进说:“我有个习惯,每天都要冲澡,行吗?”

“从今天起,这是你的家,你是女主人,可以想干嘛就干嘛”何进笑着说“这个家你做主,你洗吧,我先睡了。”

雅静走进卫生间,又熟悉了一遍各种物品的摆设。她反锁上门,慢慢脱下衣服,开始仔细清洗着自己的每一个部位。

看着自己曼妙的身躯,她从来没有自豪过,自那次受伤害以来,她就觉得自己不干净,每天冲洗的不是身体,是耻辱,不这样做,身上就像长满了刺,难以入睡。

雅静冲完澡,轻轻走回卧室,看到何进似乎是在睡觉,便悄悄地在他身边躺下来,关上台灯,月光透过厚厚的窗帘,让屋子里只留下一丝微亮。

雅静无法入睡,思绪万千地各种想法满脑子乱飞,理也理不清,她和何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直到天微微亮了,才迷糊着睡去。

我怕来不及:绝对婚姻

 

雅静一觉醒来,天已大亮,看到坐在她身边的何进,正微笑着看她。

何进摸了摸雅静左手腕上的疤痕,然后拉了她的手说:“老婆大人,快中午了,起来用餐吧。”随后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雅静突然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,她对着何进微笑着点了点头,泪就顺着眼角流了下来……。

半年后,雅静接受了何进希望实施“二代试管婴儿”的恳求,经过何家周密安排和全面的医学检查,在那个温暖的冬天,雅静怀孕了。

在何进的精心照料下,来年的秋风吹落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宝,取名:何方。

何家喜得烟火,锣鼓震天,沿街挂彩。何父何母三天乐的没合上嘴,大摆筵席,八方宾客狂饮三天。

本来何家对程雅静就很是喜欢和疼爱,但随着何方横空出世,程雅静在何家更是倍受尊重和宠爱。自此,在何家的劝说下,雅静辞去了工作……

  • 郑州婚姻介绍所
热门资讯